服务热线: 17771845761

论“酒神精神”与“魏晋风度”的共鸣

作者: amvip
来源: uumtu
日期: 2018-11-19 18:03
阅读次数:

“酒神精神”是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一书中提出来的概念。尼采在酒神狄俄尼索斯醉的世界中恢复了生命的本真?!熬粕窬瘛钡氖抵适侵铝τ谠诒绲南质凳澜缰蟹⒕虺霰甘苎挂值脑逝底杂?。中国魏晋时期士子文人虽与尼采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理环境中,但是他们在生活方式和人生品味上所展现出来的翩翩风度,在内涵上与“酒神精神”却有着诸多相似之处。
  一、悲剧性的生命意识
  尼采受到叔本华的影响,肯定人生的悲剧性质,“酒神精神”的提出,也是基于对现实的不满情绪与对人生的悲观态度。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陈述了一则古希腊时期的民间传说: 国王弥达斯在森林里苦苦地寻找酒神的伴护———聪明的西勒诺斯,却没有寻到。当他终于落到国王手中时,国王问道:“对人来说,什么是最好最妙的东西?”这位精灵木然呆立,一声不吭。直到最后,在国王的强逼下,他这样回答道: “朝生暮死的可怜虫,无常与忧患的儿子,你为什么强逼我说出你最好是不要听的话呢?世间绝好的东西你是永远得不到的———那就是不要降生,不要存在,成为乌有。但是,对于你次好的是———立刻去死?!闭庠蚬适麓硬嗝娣从吵瞿岵啥远匀松飨缘爻钟斜缧钥捶?。
  尼采还一反传统观点,提出希腊艺术得以繁荣的原因不是来自于希腊人内心的和谐,而是有感于他们内心的冲突。日神和酒神两种艺术冲动产生的原因是人们看清人生的悲剧性质之后,以艺术为媒介对抗存在的荒谬,为悲剧性的生命寻找意义。
  同样,魏晋名士们也面对着时代的悲剧命运。魏晋南北朝是处在汉唐高地之间的一段“过渡地带”,战争连绵,兵荒马乱,生命犹如草芥,一场接一场的社会大动乱,一出又一出的社会大悲剧,司马氏与曹魏之争、八王之乱、五胡乱华及南北朝的大分裂这样的离乱轮番上演。曹操《蒿里行》: “铠甲生虮虱,万姓已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闭媸档丶锹剂说笔辈也蝗潭玫纳缁崆榫?。政治舞台上的角色更迭如走马灯般,伴随着每一次政权更替的是对知识分子的残酷杀戮。如司马氏夺权前后杀了曹爽、夏侯玄等一大批士人,导致“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的恐怖局面。嵇康有“人生譬朝露,世变多百罗”、“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飘尘”的悲叹; 阮籍有“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对酒不能言,凄怆怀酸辛”的苦闷。社会的离乱和政坛的血腥,使魏晋名士们完全看清了人生的悲剧,促进了魏晋文士生命意识的彻底觉醒。然后他们只能选择自觉承担着人生的苦难与冲突,又想方设法对抗这种悲剧的存在。
  社会极度混乱、政治极度残酷的魏晋时代,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生命意识高度觉醒和不可遏止的时代”。魏晋名士通过种种不同寻常的举止来彰显生命的本真,他们饮酒服药,长歌当哭,然而“表面的放浪形骸、醉生梦死和超脱玄远都不能掩饰他们对生死的清醒认识”。鲁迅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中将他们这种行为称为“魏晋风度”。
  可以看出,“魏晋风度”是由于士人对死亡有着强烈的直观感受而形成的,换句话说,是一种死亡逼出来的风度。
  所以,不管是尼采的“酒神精神”还是中国古代的“魏晋风度”,都是看到人生的悲剧性质,进而通过各自的方式为悲剧性的生命寻找意义和存在的理由。
  二、肯定生命和艺术拯救
  尼采认识到生存是充满苦难的,但并未由此而否定生命的意义,“酒神精神”的提出是基于人生的悲剧性,但并不代表着悲观厌世的人生态度,相反,“酒神精神”的提出,旨在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肯定人生,如何保持一种对待人生悲剧的积极立场。
  尼采在《偶像的黄昏》中写到这样一段话: “肯定生命,哪怕是在它最异样最艰难的问题上,生命意志在其最高类型的牺牲中,为自身的不可穷竭而欢欣鼓舞———我称之为酒神精神,我把这看做通往悲剧诗人心理的桥梁?!蹦岵芍髡判Χ员缧缘拿?,用艺术来拯救人生,以审美的眼光来看待人生,借助艺术的力量来提升人的生命强力,克服人生的悲剧性。
  陈鼓应先生在谈到希腊悲剧和尼采时所言甚为精辟: “希腊式的刚毅的悲剧,即意示人生充满着荆棘,短暂而可悲,但能赴以艰辛卓越的精神,来开拓生命之路。人类尽管历经艰难,仍不致沦入悲观的困境,在饱尝人世苦痛之中积健为雄,且持雄奇悲壮的气概,驰聘人生,如此以艺术的心情,征服可惧的事物,陶熔美感,而引人入于高超的意境?!蹦岵傻纳苎Э梢愿爬ǔ伞熬粕袷健钡纳竺廊松?,是以正视人生的悲剧为前提,以战胜人生的悲剧为目的,即借助艺术的力量在人生悲剧中超越悲剧本身,达到对人生及世界本体的体验。
  我国古代的魏晋名士们也是通过对死亡的情感思索而肯定个体生命的本体价值意义,并追求着审美化的生存方式。在这个意义上,“魏晋风度”的内核与“酒神精神”的旨归是相同的。
  清醒的生命意识是魏晋文学的主旋律之一,因为魏晋士人与历代文人很大的不同是他们在死亡面前的感受更为深刻尖锐。觉醒的生命意识使魏晋名士们承受内心的冲突与煎熬的同时,又给他们一个反方向的强力———鞭策他们不再畏惧明日的未知,而是以慷慨激昂的态度去面对今天,珍视生命的宝贵,积极肯定生命的价值,力图在有限的时间里活出一个生命气息长存的真我。他们或是饮酒,或是服药,或是形单只影地独啸于明月山岗,或是三五成群地煮酒于溪流之上,以各种另类的方式追求着审美化的艺术人生。宗白华先生曾指出: “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智慧、最具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br style="color: rgb(41, 41, 41); font-family: 微软雅黑; font-size: 16px;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text-align: left;"/>  另外,魏晋名士的审美人生观包括一项重要内容———将他们自身也看作是浩瀚宇宙中的一件艺术作品,与宇宙同在,与宇宙融为一体,这正如酒神精神一样追求对人生及世界本体的体验。阮籍的《大人先生传》里写出了这种境界: “夫大人者,乃与造物同体,天地并生,逍遥浮生,与道俱成,变化散聚,不常其形”; “今吾乃飘与天地之外,与造化为友,朝飨阳谷,夕饮西海,将变化迂易,与道同始。此之于万物,岂不厚哉!”由《大人先生传》可以折射出魏晋名士们心目中的理想人格的形象,这种理想人格就是与“道”合一,不为一切有限的事物所累,达到了一种精神上的真正“逍?!?,进而达到永恒的境界。
  总之,“酒神精神”和“魏晋风度”都积极肯定生命的价值,追求同样的精神境界,即超越有限把握永恒; 他们超越人生悲剧的方法也是相同的,即将人生艺术化。
  三、酒的媒介作用
  酒精刺激人的中枢神经,东西方人都会产生迷狂的感觉,在神志恍惚中突破、超越和毁坏人生日常界限规则,于卸去人生假面具的颠狂状态中泄露或指涉及宇宙的某些本原。透过酒的催化,使生命进入一种奇幻境界,人在醉态狂幻的情绪漩涡中探索宇宙的本质,追求永恒的价值。
  尼采认为把酒神的本质比拟为“醉”是最为贴切的,属于日神世界的静穆与克制等“个体化原理”在酒神世界中被颠覆,当酒神的激情逐渐苏醒并与日俱增的时候,主体将进入一种浑然忘我的迷狂状态。
  主体人在“酒”这种催化剂作用下,人得以从本能生命迸发出勃勃生机,才会在面对痛苦、险境和未知的境遇时,精神更加欢欣鼓舞; 疯狂的纵酒后才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在狂欢中直面有缺憾的人生,在激情中体验生命的本真。我们可以看到尼采的“酒神精神”中的关键词是“醉”,酒是实现“酒神式”的审美人生的基本媒介。
  酒亦是形成“魏晋风度”的重要因素,魏晋士人嗜酒如命的例子比比皆是。阮籍谋官只为酒,“籍闻步兵厨营人善酿,有贮酒三百斛,求为步兵校尉。遗落世事,虽去佐职,恒游府内,朝宴必与焉”; 刘伶醉酒为酒而欺妻,“其妻供酒肉于神前,请伶祝誓。伶跪而祝曰: ‘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妇人之言,慎不可听?!阋平?,隗然已醉矣?!鼻摇俺3寺钩?,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谓曰: ‘死便埋我’?!?br style="color: rgb(41, 41, 41); font-family: 微软雅黑; font-size: 16px;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text-align: left;"/>  酒在魏晋士人眼中是生命的依托,醉的境界是他们安全栖息的港湾。魏晋士人的饮酒的目的除了避祸保身、及时行乐之外,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形而上的追求。
  尼采和魏晋名士们都同样思考着如何超越人生悲剧,达到永恒境界的命题,而魏晋士人期许的理想道路是与“道”合一,与宇宙一体,不被一切有限的事物所束缚,从而超越人生悲剧、达到永恒的境界。在魏晋名士们看来,“饮酒”便是实现这种理想境界最佳途径。借助于酒,在“醉”中即可进入物我两冥的境界,与宇宙万物融为一体。王蕴( 光禄) 云:“酒,正使人人自远”,王荟( 卫军) 曰: “酒正自引人著胜地”?!毒频滤獭酚醒? “有大人先生者,以天地为一朝,万朝为须臾,日月为扃牖,八荒为庭衢。行无辙迹,居无室庐,幕天席地,纵意所如?!H欢?,豁尔而醒; 静听不闻雷霆之声,熟视不睹泰山之形。不觉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俯视万物,扰扰焉若江海之载浮萍。二豪侍侧焉,如蜾之于螟蛉?!绷趿嬖谧硖嘉麓醋鳌毒频滤獭?,于半迷糊半清醒中遨游在与宇宙融为一体的理想境界。超越人生在世的悲剧性,与形而上的精神境界相接通,这应该才是魏晋士人饮酒的终极目的。
  总之,人类不分民族与地域,都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酒是人类饮食产物中的精粹品,也是趋向于形而上的精神境界的催化剂。酒同为尼采的“酒神精神”和“魏晋风度”超越人生悲剧、实现人生理想境界的重要外在媒介,并且“醉”的状态是达到“酒神精神”与生命本体相融合的境界和实现魏晋名士与万物沟通、与宇宙融合的理想的必要条件。
  综上所述,尼采与我国的魏晋士人虽处于世界的东西两端,也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但是尼采的“酒神精神”的旨向与“魏晋风度”的内核存在着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尼采和魏晋名士们都清醒地认识到生命的悲剧性,又同时积极寻求生命价值的实现,主张在人生悲剧中超越悲剧本身,达到对人生及世界本体的体验。在尼采与魏晋士人超越人生悲剧、实现人生理想境界时,都选择了将人生艺术化的这一道路来实践,都借助于带有生命体味酵素的特殊饮料———酒这种媒介来完成?!熬粕窬瘛庇搿拔航缍取辈荒倍?,因为它们都是人类在面对精神?;彼扒蟮囊恢只淖晕艺确绞?,也表明了人类在追求普世价值意义时需要共同经历的精神文化苦旅。
?


?17771845761
地址: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大道3号激光工程设计总部二期研发楼
Copyright © 武汉天地智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6

二维码管理

展开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